CS玩家:生命不止,战斗不休

2015-11-06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整理   阅读量:0    图片预览

曾经流传这样的一句话:“也许CS不是生命的全部,但它真的是半条命”,这句话放在CS风靡全球的时候,一点也不为过。今天就跟随小编围观一个30多岁的CSER,在年轻的时候写给CS的文章《生命不止,战斗不休》

我们曾经像呆头鹅似的的在assault 里乱撞,曾经作为一名真正的菜鸟在意大利的人质房里倾听男高音;后来,我们在blood里捉迷藏,在 ICE World里踏雪而行;再后来,在沙漠里、在古堡中、在吊桥上、在核工厂、火车站,在某国错综复杂的街道上,我们穿梭而行,我们用激情、热血挥洒着青春,那里飞扬着我们肆意的欢笑,也伴随着失意的泪水。我们曾经在这个世界快乐的奔跑,这个世界的名字叫做CS。


在我的记忆中,最早的时候,这款游戏的名字叫做半条命,当它的BETA任务版变成可多人联机对战版后,其风头迅速的赶超星际、三角洲,成为网吧里人气最高的游戏之一。随后游戏更名为反恐精英也就是CS,并不断的推出新版本,修正着各种BUG,我至今仍然记得当我第一次玩的时候,摸到人家身后却不能一刀毙敌的迷惑以及被人家回手反甩一大嘴巴的尴尬;仍然记得网吧里一群沸腾的年轻人高呼QJ匪徒时的心潮澎湃;仍然记得以一人一狙之力毙敌9名时网吧一浪胜似一浪的叫好声。是的,我们曾经在这个世界快乐的奔跑,这个世界的名字叫做CS。


7年了,从BETA版到1.1、1.3、1.5、1.6,甚至CS ZERO/CS SOURCE,我曾经以为我们的快乐会越来越多,但我没想到快乐也会变质。当我以一个选手的身份接触CS的时候,它已经发展到了 1.5版本,我个人一直认为,这是它的黄金时代,在那几年,它正在走向巅峰。我很幸运的赶上了这个时刻,但也很不幸的和中国最早的优秀玩家失之交臂。但是我仍然在这个世界快乐的奔跑,这个世界的名字叫做CS。


我以为我会一直在这个世界快乐的奔跑,但是我却摔跤了,虽然不是很重,但却很痛。我们最初只认识 CS,后来我们认识了CD,再后来,我们知道了 CDD。当各种作弊软件开始泛滥的时候,我们那个快乐的世界永远的离开了我们,我们奔跑的脚步开始变的沉重。2006年3月16日,在经过与作弊软件几番激烈较量之后,united-admins论坛发出公告,“在反抗作弊者的斗争中,这里是又一个失败的战场。从今天起,Cheating-Death的工作人员将不再对软件进行相关的更新。”那时候,我们仍然在这个世界奔跑,这个世界的名字依然叫做CS,但这个世界的快乐正在变质。


一部分CSER堕落了,他们正在忘记真正的快乐是什么。当我们被反复的杀死,我们确实苦闷,但是凭借软件而不是实力取胜的人们,你们真的快乐吗?有时候我宁可选择故意的不相信对方不是在作弊而是一个真正的高手,尽管大部分早期真正的玩家已经退出了这个舞台。然而中国人本就脆弱的信任在作弊软件的面前不堪一击,只要有稍微一点点的不正常,就会认定对方作弊,随之而来的便是对对方母亲以及全家的问候。在这一刻,我们还快乐吗?在沙漠里、在古堡中、在吊桥上、在核工厂、火车站,在某国错综复杂的街道上,我们依旧穿梭而行,不同的是,我们都多了一副镣铐,一副心灵的镣铐。


随着蓝极速事件以及网吧的衰落,LAN GAME正在成为陈年往事,被打破的信任再也无法重新建立。我不知道有多少真正的高手在被人误会的谩骂声中黯然离去,也不知道有多少凭借软件的菜鸟被误认为高手。我只知道,CSER正在失败,败在一个个软件的脚下。我看到了开始,我却看不到结局。唯一能让我在流泪时微笑的,是那些仍然坚持的人。他们在守护着心灵最后的一块阵线,然而被守护的这个区域能有多大,能坚持多久,没有人能够知道。但是,我们坚持在这个世界中奔跑。


在指责中,在被指责中,我选择了沉默,但我并不麻木。不可否认的是,CS的整体水平已经日渐降低。在这种整体水平不高的情况下,大多数CSER并不知道CS到底可以达到一个什么样的境界,并不理解这个游戏的真谛,更不会明白,在这个世界里有多少普通CSER无法企及的高峰。其实我有些悲哀,为了那些曾经为之付出了无数努力与奋斗的前辈,为了那些曾经的枪神、曾经的战术大师、曾经付出很多的幕后英雄。我在他们曾经为之呕心沥血的世界中奔跑,但我不知道自己是否仍然快乐。

我并不想讨论技术层面的问题,我并不是什么大师。但是我知道,穿点射杀、提前开枪、O3不能形成有效压制,这些并不一定就是作弊。相反我看见过很多狙击手连狙击手的基本站位都不清楚,在被对方射杀数次之后骂对方作弊的事情。在依靠传射压制的NUKE中,如果有良好的意识做保证,一场比赛中依靠穿射射杀5、6个人并不少见,但是很遗憾放在今天的中国CS民间,你只会得到一个作弊的恶名,你的全家又会被诚挚的问候了。但是依然有人坚持,是的,坚持在这个世界中奔跑,我因为他们的存在而再次感到快乐。


我又想到了很久以前,那时候网通和电信还没有分家,很多省份间都可以进行交流,作为招兵站的聊天室也同今天一样火暴,不同的是,那时候从聊天室找一个兵,你会发现他或多或少的能配合你一些。而现在,那里的大部分所谓强兵连雷达都看不明白,遑论配合。我无意针对谁,我只是想说,这种水平的情况下,大部分的资深CSER会被误认为在作弊。我不知道在CS的世界里,我们是否还能如从前般奔跑?

我不知道有多少 CSER也同时关注WAR3/星际,当你们看到月魔MOON那有如地图全开般的对战局明了的把握,看到鬼王FOV那令人热血沸腾的小**作,看到虫王JULYZERG如同有用之不尽的金钱的一波波强悍冲击,你会不会也认为他们在作弊?游戏都是相通的,那些需要经过刻苦训练的和无数次失败换来的技巧,依靠作弊软件的人是永远也无法体会到的,尽管他们可以不费力气的达到甚至超过这一水平。然而,我们真正追求的快乐是什么?是在对抗中的激情澎湃,还是凭借软件取胜的虚伪?是赢得对手的尊敬,还是换来CSER的唾骂?


我又想起了自己曾经在assault里的身影,那时候我不会玩CS,但却快乐的象个孩子;我又想起了自己在blood、ice world里的足迹,那时候我是个菜鸟,却依然坚持用自己的双手与高手们对抗;我又想起了在沙漠里、在古堡中、在吊桥上、在核工厂、火车站,在某国错综复杂的街道上我和队友们的身影,那时候,我们的敌人是真正的活生生的人,他们智慧、他们勇敢,他们团结、他们强悍,那时候,我们曾经互相尊敬、惺惺相惜。而现在,我们无法分辨同我们对抗的是一个人亦或只是一个程序,我们如今互相猜忌、甚至谩骂。


是谁在毁灭中国的 CSER?是作弊器?是中国人本就脆弱的诚信?是大环境?我可以接受任何一个理由,但我不愿看到,是中国的 CSER自己毁灭自己,因为我相信你们如同我一样深爱着这个游戏,就像BON JOVI所唱的一样,“It's my life ,It's now or never”,我知道自己爱它,因为我流下了泪水。CD在反作弊的战场上败退了,SXE迎头而上,其实,在与程序的战斗中,重要的不是用什么样的程序反击,重要的是我们的心,重要的是我们的选择。爱它,就请珍惜。


史学大师陈寅恪说过:“凡一种文化值衰落之时,为此文化所化之人必感苦痛,其表现此文化之程量愈宏,则其所受之苦痛亦愈甚……”。我猜想好多CSER的心中充满苦闷,我也如此。也许我们永远也找不回那个曾经干净的CS世界,但是我们仍然可以选择在这个世界里奔跑,扔掉心灵的镣铐,重新找回那一份快乐。请牢记重要的是我们的心,重要的是我们的选择。真正的 CSER会选择长久的快乐,而不是一时的快感。


同时,让我们共同缅怀那段岁月,牢记那一份快乐。那时候,我们曾经像呆头鹅似的的在assault 里乱撞,曾经作为一名真正的菜鸟在意大利的人质房里倾听男高音;那时候,我们在blood里捉迷藏,在 ICE World里踏雪而行;那时候,我们在沙漠里、在古堡中、在吊桥上、在核工厂、火车站,在某国错综复杂的街道上穿梭而行;那时候我们用激情、热血挥洒着青春,那时候有我们肆意的欢笑和失意的泪水。那时候在这个世界快乐的奔跑,这个世界的名字叫做CS。

Tags:来源:射击精英网
顶一下(21)
95.45%
踩一下(1)
4.55%

已有 0 人参与评论  网友评论

栏目导航

推广赞助

本类排行

相关文章

推广赞助